您的位置 主页 > L烛生活 >三度赴美国动手术‧小敬仁快乐分趾 >

三度赴美国动手术‧小敬仁快乐分趾

三度赴美国动手术‧小敬仁快乐分趾(吉隆坡13日讯)2岁时被火严重烧伤90%的10岁男童黄敬仁,去年第三度到美国波士顿接受治疗一年,康复成绩令人满意,他不仅长胖了20公斤,还能用已“分指"的双掌堆砌乐高模型、参加“烧伤病患夏日营"长达一週,首次挑战射箭、爬绳索和嬉水等高难度运动,正常人能做的均难不倒他,令他对美国的生活留下深刻又美好的回忆。因此,刚回马一个多月的他因无法忍受大马的炎热天气,加上休学已久跟不上学业进度,便很快地嚷嚷着要回美国。小敬仁的母亲叶慧雯考虑到儿子的课业和疗程进度,加上医生建议他长居美国方便随时治疗,因此,叶慧雯打算于今年10月第四度携儿赴美后久居当地,直至小敬仁的疗程结束为止。小敬仁是在去年2月27日在母亲叶慧雯及外婆的陪同下,飞往美国波士顿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进行第三次灼伤治疗手术,这一次,医生分别在小敬仁的左脸颊、嘴唇、右手腕进行鬆弛烧伤的筋骨及双脚“分趾"手术,成效让人满意。在美国期间,少了课业的压力及别人投以的异样眼光,小敬仁比较“Happy(快乐)",因此在今年2月16日(大年初七)回马前夕,他可是带着万般不捨的心情与美国同学和老师道别。叶慧雯接受《》专访时说,小敬仁很喜欢留在美国,每次回马都很不捨得那里的同学及医护人员。最重要的是,当地的气候适合小敬仁养病,不像大马的天气非常炎热。“小敬仁才回来几天,全身皮肤乾燥发痒,脸颊及后脑勺也长出暗疮。"重返安邦华小读四年级她说,今年3月4日,小敬仁回返安邦华小就读四年级,但因小敬仁长期“休学",使得小敬仁从一年级的A班,跌班至G班。没想到两天后就遇上学校考试,让已经跟不上进度的小敬仁更感压力,吵着要回美国,不要留在大马。“他拒绝补习,还问外婆为甚幺他看不懂中文字,也听不懂老师的国语。"她披露,反观在美国,小敬仁只花了6週时间,就能跟上当地小学的程度,班主任甚至还夸奖小敬仁是个聪明且学习能力极强的孩子。眼看儿子在大马和美国的课程都因疗程的缘故被中断而大受影响,再加上小敬仁的灼伤疗程在短期内不会结束,叶慧雯为让儿子同时兼顾到课业及疗程,她计划在10月21日带小敬仁赴美后,就一直留在波士顿,直到疗程结束为止,好让敬仁可以在一个舒适且稳定的环境下成长。她说:“医生也希望小敬仁可以长居美国,方便院方跟进医疗进展。"美国医院或免费治疗至21岁基于小敬仁的疗程进展良好,手术也很成功,以致他的病例成为烧伤专科主治医生向实习学生炫耀的“杰作"。美国波士顿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也将考虑延长给小敬仁的免费治疗期,即从原定的18岁延长至21岁。叶慧雯指出,小敬仁3次赴美都是由同一名医生治疗,当主治医生获悉他们即将返马,还千叮万嘱地叫她不要让其他医生“碰触"小敬仁,必须让他为小敬仁完成所有烧伤手术。“医生很喜欢小敬仁,每次看到他,都会要求他活动手指筋骨,然后很骄傲的向其他实习医生讲解他的病例。"她说,医生已成功将小敬仁左脸颊的肌肉放鬆,这样左眼睑就不会因长期曝露在外,而长出类似暗疮的白点。“当医生想放鬆小敬仁右脸颊的肌肉时,却发现敬仁的嘴唇太紧,无法插入喉管,只好先改为调整他嘴边的肌肉。至于在双脚分趾手术方面,医生也已经将小敬仁烧成一团的脚掌分开,并在今年1月为他完成鬆弛右手肘筋骨的手术,伤口目前尚未完全康复,必须多加照顾。"在下一次的手术,预料医生将为小敬仁完成右脸颊、左手肘及耳朵部份的疗程。须长胖让医生割肉、修补手指在美国治疗一年,小敬仁的体重从原有的二十多公斤激增至42公斤,变成“小胖子"。母亲叶慧雯说,小敬仁必须长胖,才能有足够的“肌肉",让医生通过手术割除大腿肉来填补他的每一节手指。她说,因小敬仁的手指肌肉的生长速度不及骨头,以致医生每隔一段时日就需割取小敬仁的大腿肉来修补手指,并逐一驳长他的手指,以免出现“肉不敷指"的情况。唯有如此,小敬仁的手掌才有可能健全成长,日后得以灵活的使用双手处理日常生活。叶慧雯最在意的就是小敬仁的双手,因此,她曾催促医生为小敬仁动手指手术,但医生却回应手术急不来,因手掌手术并不简单,必须等手肘康复后,才能逐步延伸至手指的筋骨。“我希望儿子可以正常握笔写字、吃饭、换衣、如厕,自己照顾自己。我要孩子的双手可以做更多东西,以后不用我们协助,他也可以自理生活。"返马读四年级因时差失眠迟到小敬仁返马两週后,于3月4日重返安邦华小上课。疑因“时差"问题,他晚上常失眠,以致隔天上课迟到。叶慧雯说,安邦华小是早上7时上课,所以小敬仁必须在凌晨6时起床,吃早餐及洗澡后赶到学校,比起在美国时的8时上课时间,明显匆忙。“我们要他早点睡,这样上课才不会迟倒,但他一直说睡不着,结果隔天就赖床,到学校时,同学们都开始上课了。"因为长期休学,小敬仁从一年级的A班跌班至四年级的G班,她说,她可以理解体谅敬仁跟不上课业的压力,认真算来,4年课程里,小敬仁其实只唸了半年的一年级、半年的二年级及一个月的三年级,怎幺可能跟得上?小敬仁目前的身份与“转校生"无异,有些同学对他也很陌生,但庆幸的是,同学们都非常愿意跟他玩,有时候到楼上课室补习,同学们见他提不到书包,都非常乐于助人。须戴面具压平皮肤受不了大马热天气小敬仁不怕冷,只怕热,他喜欢波士顿的冬天,喜欢在下雪时,躺在凉快的雪地上,即便是在室内,妈妈及外婆冷得须穿上几件衣服御寒,但小敬仁却壮得只需穿一件T-恤。没想到返马后,小敬仁不但面对时差问题,酷热的天气也教他难受,因抵受不住干旱的气候,他的脸颊及后脑勺还长出暗疮,全身热得他直发痒,导致他一天要洗澡2次,还得涂上有“冰凉"效果的爽身粉。为了让小敬仁“降温",外婆也準备凉茶及椰水给小敬仁消暑。此外,叶慧雯指出,小敬仁的左脸颊在动过手术,必须带上特製的面具来压平皮肤的皱摺,可是我国的天气很热,使得小敬仁非常抗拒戴上特製面具。“除了吃饭及洗澡期间,其他时间他都必须戴上面具。"大马学校缺设施医护员照顾叶慧雯声称,在特殊孩童教育方面,美国与大马大不同。她指美国医院会特别到学校为学生做心理建设,让孩子从“心"接受小敬仁的不一样,而当地每间学校都有健保室及医护人员,随时照顾有需要的孩子们,这些设施是大马所没有的。“小敬仁虽可以写字、拿东西,但一些日常生活如擦屁股,仍无法自理,在家时,有妈妈及外婆照顾,但在学校就是一种麻烦,大马学校曾要求我特别僱用女佣贴身照顾小敬仁,但在美国,学校是有护士代为照顾小敬仁。"她也说,小敬仁在手术后一度不能握笔写字,美国老师还特别安排同学代劳,让敬仁说出答案,由同学代笔,相信大马学校无法兼顾这方面的工作。此外,她提到,或许是民情不同,美国无论成人或小孩,不但少对小敬仁投以异样眼光,还相当关心他。“许多美国孩童都很积极地要带敬仁去参观校园,并争坐他隔壁的座位,甚至要和他共用储物柜,没人排挤他。可是一回到大马的学校,情况就有所不同,曾有一位小女生看到敬仁时竟被吓得尖叫逃走。"在美国转校唸三年级母不担心敬仁被欺负在美国教育部的安排下,小敬仁从原有的哈佛根德学校转至沃伦普雷斯科特小学(Warren Prescott Elementary School)就读三年级,所以必须重新适应新环境。校方担心敬仁被欺负,但叶雯慧反认为,依小敬仁的性格,他才是那个会欺负同学的学生。“小敬仁很清楚自己跟一般小孩的不同,但他仍希望自己可以跟一般小朋友一样。"她认为,无论她或学校都不应限制小敬仁的发展,除非他没有能力或不愿意,否则不应抹杀他学习的机会。此外,提及小敬仁将来的志愿时,叶慧雯笑称,他一天要做一样,今天说要当军人,明天就改称要当火车车长,后来从美国返马时,他在飞机上被空服员邀请到机长的机舱参观后,又转口说想当飞机师了。“他的志愿每天都在变的,我最近也曾问他的志愿是甚幺,他说不知道,他还小,还不知道以后可以做甚幺。"首次离开母亲参加夏日营小敬仁没有因烧伤的外表而感到自卑,反而懂得争取学习机会,只要是在能力範围内能做的事,小敬仁都愿意尝试。在美国治疗期间,他就受邀参与“烧伤病患夏日营",首次尝试射箭、爬绳索及嬉水等游戏,而这也是他第一次离开母亲身边超过一週。叶慧雯激动地说,她从来没有让小敬仁离开自己身边超过一天,因此,起初她很反对小敬仁参与营会,但最后还是放手让儿子学习成长。“小敬仁初到营地的首天就吵着回家,但经过多项活动后,他也就渐渐忘记了我,玩得不亦乐乎。他回家后,还要求我明年再报名参加。"夹子手掌并用成堆乐高高手小敬仁的手掌虽然还只是个“巴掌"的雏型,却已是堆砌乐高模型的高手!坦克车、直升机或是警车模型,全都难不倒他,叶慧雯自豪地说:“小敬仁还可以二合为一,自创新的高模型组合呢!"在美国波斯士顿,除了动手术、物理治疗及上课外,堆砌乐高模型便成了小敬仁消磨时间的爱好。儘管不健全的双掌使他无法亲自拿取一块块的积木,但小敬仁毫不放弃,反而懂得使用夹子及手掌并用的方式,一人堆砌坦克车模型。叶慧雯时常对小敬仁说,“任何事物都要尝试,第一次不行,尝试第二次,第三次就会成功,就好像乐高,你要玩,你就要自己去做,不能依赖我们协助你堆砌。"教导儿子亲自动手完成所有事物,不能只等待其他人协助,是叶慧雯一直所坚持的原则,她也深信,这也是让孩子学习独立的方法。她说,小敬仁都会自己看说明书,然后安静地完成整个堆砌过程,除了比较细小的零件,如乐高坦克车模型的望远镜及车轮塑胶比较难组装外,其他都是小敬仁一手完成。“他还会把两个一样的模型,重新再组装成升级版,我都没有教他,是他自己上网搜寻组装指南。"新闻背景鞋黏胶着火身体90%烧伤,当时2岁的黄敬仁在保姆家被失火的鞋底黏胶严重烧伤,身体近90%被烧得体无完肤,头部至脚趾每一部份的幼嫩皮肤都烧得焦黑。经过3週的抢救,生命力顽强的他终于活过来。《》独家报导“救救小敬仁"筹款运动后,立即获得公众热心捐款,《》与《星洲日报》筹获214万9285令吉67仙,其中100万令吉捐给小敬仁充当医疗费用,其余则交由星洲基金会管理,以捐给其他被烧伤的孩童。小敬仁和母亲叶慧雯是于,第一次飞往美国波士顿史日尼儿童烧伤专科医院接受治疗,然后使用两报所筹穫的款项来支付他赴美就医的住宿费和生活费。基于小敬仁体内一些无法预知的筋脉也遭烧伤,以致疗程进展缓慢,若要把烧伤的部份医好,医生不排除他需要接受疗程至18岁为止。/报导:张欣薇、梁国忠‧摄影:辛炳耀、林明辉‧2013.03.13

  上一篇:   下一篇: